一个雅贿掮客艺术家的暴富路径图

时间:2014年10月29日信息来源:文章来源:《新周刊》\《东亚经贸新闻》 点击: 收藏此文 【字体:

一,雅贿掮客艺术家暴富路径
一个雅贿掮客艺术家的暴富路径图

在老虎和苍蝇一起打的时候,雅贿的江湖里依然有着别样的热闹。一位混迹雅贿江湖多年的“艺术家”,还在忙活着他的各种隐秘生意。

在雅贿生态链中,各色真真假假的艺术家是介于官员和商人之间的重要一环,“艺术家”们是掮客,是猎食者,也是官商交易中的缓冲带和润滑剂,他们的作用是负责生产和批发,鉴定和估价,上通和下达。

宋佳(化名),一位混迹雅贿江湖多年的“艺术家”,他一直熟稔地游离在法律的危险边缘。即便在“老虎苍蝇一起打”的时候,雅贿的江湖里依然呈现出一种不太为人知的热闹。

瓷器珍品从哪里来的?不少是大型基建工程中被发现的古墓文物。

多数时候,宋佳都待在自己的工作室里,写写字,画些画,倒腾点名贵茶叶,等人上门“谈书论道”。登门者中,商人是常客。

去年年初,一位做基建工程的富商,满脸忧愁地找到了老朋友宋佳,富商抱怨,本来要送给权力部门某领导的1500万元“好处费”,几次三番都没送出去:“这两年大小老虎都打,领导不敢要啊,该给的我没给出去,我心里不踏实。听人说,这位领导喜欢古玩。”

听到这番话,宋佳心领神会,他顺水推舟给富商建议——换个安全的方式,领导喜欢什么,就送什么。最后,那位富商从宋佳那里拿走一个宋代汝窑瓷器,“看上去值个几千万吧”。与以往不同,宋佳这次并没有收这位富商一分钱,他说:“兄弟,你不要问我多少钱,这算是我个人支持你的。”

对方不解,忙说:“大哥,咱们之间不要说这个话,要不你出个主意,咱们这个汝窑的钱,你想怎么收?”

宋佳有自己的盘算,要是收钱,也就两三百万元,几番推让之后,宋佳说:“要不咱们还是再出去买点东西,怎样?”

“可以啊!”富商明白,宋佳口中说的“买点东西”,其实就是去地下文物或艺术品市场买点好玩意儿。过去三年,他们已成功合作过多次。在宋佳工作室陈列的众多古代瓷器珍品中,就有不少是这位富商挖掘倒腾过来的,其中就包括数件宋代汝窑以及几十件元青花。

不少看过这些瓷器珍品的人啧啧称叹,好奇这些“宝贝”到底从哪里来的。宋佳倒也大方,高兴时,他会带点炫耀地与人分享他的秘密:它们很多都是来自大型基建工程中被发现的古墓文物。他说这在圈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。

“比如建高铁,只要这个工程一开工,就什么人都来了,地上修路的、卖材料的、搞征地的,地下也有一群人在盯着,只要是这条线上发现的大墓,不管里面有没有东西,一个墓30万元,有人买了,然后马上清理,马上搬走,工程也马上就盖上去了。你要通知文物局?开玩笑!到时再改线,耽误工期,东西也都是国家的了。”宋佳很清楚其中的门道,而眼前这位做基建工程的富商,恰好就是能为他带来更多“宝贝玩意”的人。

富商也不笨,他之所以没把这些“宝贝玩意”自己留下或直接送领导,是因为他不懂鉴定,怕万一送上了假货,落个笑话不说,还可能把事情办砸了,而“懂鉴定,有存货,信得过”的宋佳恰好可以解决他的这种顾虑。

在“老虎苍蝇一起打”的时候,雅贿依然流行。

宋佳白送了这位富商一件宋代汝窑,一年后,他收到了富商拉来的一卡车各种真真假假的“玩意儿”。它们的价值远超那件宋代汝窑。通过这种交换,宋佳的工作室再次满血。

通常,卡车到达工作室的时间都是晚上,因为“白天不敢来”。东西送来了,宋佳也不急着挑选,他会把那些“看不懂的,不值钱的”都剔除掉,然后给剩下的“东西”分级别:A货、B货、 C货等。考验完专业功力后,就是怎么分的问题了。宋佳把自己的位置摆得很低,他会让富商先挑完,自己再挑剩下的:“他比你做得更成功,你只要有一点私心被他看出来了,味道就变了,买卖就不长久了,所以,拿捏的尺度非常重要。”宋佳笑着补充了一句:“后挑也是我对自己有自信。”

留下的“宝贝玩意”,一部分被宋佳收藏,另外的基本都进入到“雅贿”市场中去了。这是他收入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依赖归依赖,宋佳并不沉浸在这种“水乳交融”的合作当中,他说自己有清醒的判断:“这其实是各取所需,你也别指望这些商人会把你当兄弟,一码是一码,世态炎凉着呢!”

来找宋佳的并不只有商人,一些领导的“身边人”也会“嗅蜜而来”。

不久前,某领导的一位秘书找到宋佳,希望买点“东西”回去替领导送礼,这位秘书买了宋佳的几幅字画,还特意要了一个郑板桥的镇纸。“镇纸是他给自己留的,值300万元,给领导办事,也不能自己不赚点啊,要是直接送钱就不能这么干了,是吧!”宋佳说。

除了文物和字画,宋佳自己出品的酒和茶也是重要的“雅贿”载体。“比如说,有人求某某领导办事,那领导可以说,我没时间,把球踢回给他,再说就扯些有的没的,最后才说,我现在做了一些茶叶,没地方销,真麻烦。对方听懂了,自然就会说,没事,我给你买了。”就这样,送钱的人跑到宋佳这儿来花大价钱买茶,领导在背后从宋佳处抽成,大家各取所需,“互惠互利”。

作为一名雅贿掮客,宋佳摸准了这个江湖里的潜规则。反腐风暴不断刮起,“老虎苍蝇一起打”,官员会更注意怎样“安全”地接受你的“心意”,正是这种受贿心理,让“雅贿江湖”得以继续隐秘而行。

一个雅贿掮客艺术家的暴富路径图

二,为何老虎苍蝇一起打,雅贿越疯狂?

雅贿又被称为“优雅式贿赂”,是行贿者为了讨好附庸风雅的官员,适应贿赂新需求,而在贿赂方式上产生的新变种。在行贿手法上,雅贿一改以往直接送真金白银、皮袍、人参、香车豪宅和有价证券等等传统做法,而是投其所好,摇身变成了官员们喜欢的玉器、青瓷和名人字画等。这么一来,赤裸裸的金钱交易就被遮蔽在貌似文人雅趣的珠帘中,变成了一种似乎很文雅很安全的往来…

1,雅贿正在风袭官场

5月21日,备受关注的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文强涉黑案二审宣判,维持死刑原判。文强赃物展示会上展出的36件现代工艺品、9件文物、69幅字画被百姓津津乐道。围绕文强收到的那幅曾被鉴定为价值高达364万余元的张大千“青绿山水”画的真伪问题,社会各界炒得沸沸扬扬,在坊间和媒体引发了一场关于官场“雅贿”的讨论。

改革开放以来,由“雅贿”引出的“雅贪”数不胜数。翻开以往的贪官受审案卷,一些数据让人触目惊心。

2,嗜古董字画如命:市长慕绥新

有一种贪官雅贪成嗜,远近闻名,沈阳市原市长慕绥新就属于这一种。他嗜古董字画如命,接受了大量的“雅贿”,并按照古董的价值高低回报“雅贿”者不同级别的官职。据办案人员介绍:当他们进入“慕府”后,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,从金银饰品、玉器珠宝到名人字画让人目不暇接。10多名工作人员清理了三天才理出头绪。在慕绥新居住的房子里,一次就整理出各类古董字画和工艺品近400件……

3,地下藏宝室:建设局长邹建新

贪官在赃物的存放上也颇有创意。浙江省丽水市建设局原副局长邹建新家中专门挖了一个40平方米左右的地下藏宝室,用来存放受贿的古董字画。被捕后,办案人员在他的秘密仓库里搜查出大量古董,有高档青田石雕、古瓷、古玉、名画等,他也因此被戏称为“藏宝局长”。

4,字画真迹:市委书记薄绍铨

还有一种贪官自己本身就具备一定的古董字画鉴别常识,所收的字画几乎件件都是真迹。如河北省沧州市原市委书记薄绍铨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,在被依法没收的财产中,共有名人字画59幅,其中包括中国最后一位状元刘春霖的《楷书七言诗》,范曾的人物画,董寿平的《墨竹》,启功的《行书七言诗》,件件都是好东西,价格不菲。

5,“私人博物馆”:公安局长王天义

若论贪贿古董字画数量之巨,非温州市公安局鹿城分局原局长王天义莫属。他家中陈列的古董和字画之多堪称“私人博物馆”。这些收藏品包括书画作品195件,古代瓷器及西方艺术品27件,邮票、文物、鸡血石等1351件,其中不乏上乘之品,如价值24万元的刘奎龄书画作品、价值34万元的齐白石春山图、价值8万元的19世纪法国铜鎏金竖琴纹托盘座钟、价值24万元的清乾隆年间斗彩团花罐等……

6,赃物热拍:买赃物用于另一场雅贿

时下,有相当一部分人热衷于参加各类赃物拍卖会,一有此类拍卖讯息就蜂拥而至。像四川的郑道访、沈阳的慕绥新、江西的胡长清等人的赃物拍卖会,竞拍者都趋之若鹜。

“一些附庸风雅的贪官喜好‘雅贿’,另一些人投其所好,大送古董和名人字画,这些东西拍卖前一般都找专门的鉴定委员会和专家鉴定了真伪,保真的系数要更大一些,比在社会上买放心。”一位热衷收藏的山西煤老板张先生表达了自己真实的想法。

而更大比例的参与竞拍者是那些企业管理者。“做我们这一行的,竞标拿工程是第一位的,许多环节都需要通融,免不了送礼,能在这种拍卖会上买几件古董带回去,送给业务单位和管理部门的领导,也许工程的事就有戏了。”一家拥有园林工程施工一级资质的园林公司的经理告诉记者。

对于拍卖贪官物品的做法,不少群众的反应是不无担忧,“这种形式的反腐成果展示,是不是会成为滋生新腐败的土壤?”而现实中的状况确有其事:一边在拍卖获罪贪官的赃物,一边依旧有人将这些赃物古董重新买回去,继续用于另一场“雅贿”。这些各怀目的的人,接过“前辈”的藏品,继续寻找下一个“雅贿”目标,令人哭笑不得。

7,雅贿手法:奉上“润笔”

我们经常可以看到,不少地方的街道两旁,各种建筑店堂之上,遍布当地领导的题字。请题者都是阿谀高手,在盛赞领导“笔走龙蛇,潇洒飘逸”之余,重要的是想奉上可观的“润笔费”。

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就有一支“特别能赚钱的笔”,他跑到哪里写到哪里,也不管写的内容是什么,他大笔一落,钞票就会滚滚而来。胡长清在江西为官数载,南昌市不少酒店、商场、夜总会、汽车站、药铺等都是他题写的招牌。胡长清每题写一个牌匾或留下一幅墨宝,有关单位就要送上3000至6000元。

8,如何斩断:治理雅贿需财产申报

要斩断“雅贿”利益链,必先杜绝官员收大礼,而怎样才能杜绝官员收礼呢?

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张鸣告诉记者:“最有效的监督是用财政开支的限制,把政府的钱袋子管起来。如果能转变政府职能,同时把权力关进笼子,官员就是想受贿,也未必有人肯给他们送。俗贿也好,雅贿也好,就都不会这样嚣张了。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锌认为,官员财产申报是“终极反腐”措施,是一种制度化反腐的要求。(据《方圆杂志》)

9,解密雅贿

行贿、受贿、索贿古已有之。汉代官场就已初现端倪,唐宋渐成贪腐之风,至明清最盛。晚清官员行贿受贿已是司空见惯。下级巴结上级,商人贿赂官员,官商勾结,相互取利。寒暑变迁有冰敬、炭敬,平日有别敬,学子中举要给朝中大员递门生帖,登门孝敬。如今,三节六寿、婚丧嫁娶、乔迁升迁、生病探望亦成为给官员送礼或贪官索贿的最常用借口。

10,雅贿源头

在汉元帝时代,流传着一个宫女不惜花费重金贿赂画工以求美貌的故事,此故事可谓雅贿的源头。不过,也有“不相识”的宫女没有行贿,反倒成了一个流传至今的美谈。

据说,汉元帝刘奭喜欢按画工的画像选宫女。为了能被皇上召幸,深居后宫的宫女们,总想让画工毛延寿把自己画得漂亮点。所以,她们个个都不惜花费重金贿赂毛延寿。

有落雁之美的王昭君初入宫廷,自恃天生丽质,没有向画工毛延寿行贿。毛延寿在画王昭君的眼睛时,便开口说:“画人的传神之笔在于点睛,是一点千金呀!”对于毛延寿的暗示,王昭君虽也心领神会,但却没有买他的账,反而讥讽了他几句,毛延寿见她如此傲慢,便把该点到昭君眼睛上的一笔点到了她的脸上。致使王昭君因“貌丑”只能久居深宫,直到她自愿出塞,汉元帝才发现她的美貌。据传,后来汉元帝对画工毛延寿大为恼火,把他杀了。

 
(作者:文章作者:丰十九 编辑:admin)
文章热词:
延伸阅读:

网友评论

 以下是对 [一个雅贿掮客艺术家的暴富路径图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
最新文章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